委内瑞拉拒绝美提出"民主过渡框架":捍卫主权独立


当警察和写诗之间矛盾吗?

不过,对于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评估尚需更多科学证据。日前发表在《中华流行病学杂志》的一篇针对157例确诊病例开展的调查显示,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6.3%,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4.11%,两者感染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。

武汉大学健康学院院长于学杰告诉界面新闻,“目前,医学界主要是担心无症状感染者会持续传染给其他人,有明显症状的感染者还可以隔离住院,无症状感染者因为难以被发现,正常活动中有不断传染给其他健康人群的风险,增加了消灭病毒的难度。”

“流行病调查没有统一、绝对的标准,这就要求我们流调人员要开展更详细的调查,比如对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的旅居史、接触史,是否去过危险地区,接触过一些高危人群;如果流行病调查做的比较粗,可能就简单问下姓名、住址、年龄,参考意义就比较小了。”王培玉认为,目前需要搞清楚的两个科学问题是,无症状感染者的百分比例是多少,无症状能持续多长时间。

△普拉托市长毕弗尼(中)参与当地社交媒体直播

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4月1日晚,普拉托省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290例,占全省近26万人口的万分之11,约为全国水平的一半。据悉,普拉托市是意大利华人密度最高的地方,也是欧洲最大的华人社区之一,目前官方统计在册的近2.5万华人华侨无人感染新冠病毒。

3月20日,国际期刊《自然》杂志发表题为《隐性新冠病毒感染可能引发新的疫情》的报告。文章指出,30%~60%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无症状或者症状轻微,但他们传播病毒的能力并不低,这些隐性感染者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疫情暴发。

于学杰认为,对于流行病调查人员来说,准确找到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,并将他们隔离,这些难度和工作量都是非常大的。更难的是如何溯源,如何让他们准确回忆起过去14天内(一个潜伏期)接触过哪些人,甚至是他们外出时接触过的大量陌生人。

“乡村生活的孤独感教会了我最初的思考,而孤独是思考的前提条件。”衡晓帆曾说。

“我觉得最可怕的,并不是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给多少人,而是这种病毒从此潜伏下来,总有不敏感的人成为携带者,防控就很麻烦,需要不断地对这些人群进行检测。”于学杰说。